bbin真人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加大创新力度 培养创作人才 严格品质要求 原创发力 童书市场添活力

来源:人民日报 | 张贺  2019年06月04日08:59

核心阅读

过去10年,我国童书发展迅速,但少儿人均出版物拥有量不高,童书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还较为突出,具体表现在相同主题偏多,新作品偏少,原创力不足。国内各出版机构切实体会到了原创的不易,纷纷采取举措进行鼓励、扶持,同时不断发现、培养创作人才,拓宽原创作品成长空间,为童书出版提供充足的发展后劲。

bbin真人 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儿童群体,他们对图书和阅读的旺盛需求推动我国成为童书出版大国。据统计,2017年我国出版新版少儿图书2.3万种,共有8.2亿册,无论是品种还是印数,都稳居世界第一。但出版界在迎来童书黄金时代的同时,也面临着创新不足的困扰。

现状

新书多、新作少,原创力不足

bbin真人 2018年,在开卷公司的少儿图书畅销书排行榜中没有新书,出版时间最晚的是2016年,还有5种图书出版时间接近或超过10年,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网络书店。在当当网2018年童书畅销书排行榜销量前20名中,只有3本(套)书是2018年出版的,其余都是出版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的老书,一套2014年出版的《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仍然占据着畅销书排行榜的首位。

bbin真人 “这个现象一方面反映了原创力不足,新人新作不多;另一方面也说明出版社打造的精品童书质量过硬、经久不衰。”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说。

“跟风出版、重复出版也是原创力不足的具体体现。”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学谦说,跟风、模仿一直是我国少儿出版的一个顽疾,导致市场上同质化图书不少。

近年来,幼儿情绪管理图书很受欢迎,但市场上此类选题图书多达上千种,既有引进版也有原创版,既有绘本也有故事书,不但给家长造成选择困难,也导致彼此之间竞争激烈。此外,童书中的公版书版本也极其繁多。据开卷公司统计,目前在售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各有2000多种,诸如注音版、绘本版、双语版等,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新书多,新作少。如果只看书号,我国童书品种确实很多,可是其中不少书是同一本书的不同版本,如果再去掉选题重复的书,那么新作其实并不算多。”白冰说。

在童书出版大热的情况下,一些出版单位放松了质量管理。之前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出版物“质量管理2018”专项工作,查出65种出版物编校质量不合格,其中少儿类和教材教辅类有20种。

过去10年我国童书发展迅猛,年增速保持在20%至30%以上,童书销售码洋占到了图书零售市场的1/4,是市场表现最好、发展潜力最大的板块。但近年来童书市场的增速在放缓,据统计,少儿图书零售市场2018年增幅为13.74%,2017年为21.18%,2016年为28.84%。

bbin真人 李学谦分析,和国际相比,我国少儿人均出版物拥有量不高,童书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还比较突出。如果能够破除结构不合理等弊病,大力发展原创,我国童书仍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长。

成因

原创成本高、周期长,缺乏人才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国内外日益重视创新的背景下,发展原创已成为我国出版业的共识。近年来,原创童书不论是品种还是印数都大幅提升,各出版单位也深深体会到了原创的不易。

图画书(绘本)是我国起步较晚的童书品种,为了发现和培养更多创作人才,出版机构爱心树童书从2017年开始与一家绘本工作室合作培训图画书作者,4期培训班共计招收了100余位学员,但最终签约的作者只有一位。“既要能画画,又要能讲故事,还要能积极主动配合编辑反复修改,能坚持下来的人很少。”爱心树童书总编辑李昕说,很多学员都有自己的工作,画绘本只是业余爱好。这位签约作者的作品历经两年半的打磨,修改了无数遍,至今才只到初稿阶段,离正式出版尚有距离。

“和引进版图书相比,做原创成本高、投入大、周期长、收益不确定,需要编辑和作者静下心来打磨。”李昕说。

bbin真人 去年年底,儿童文学作家刘海栖的新作《有鸽子的夏天》一出版就受到高度评价。刘海栖曾带着尚未完成的稿件请评论家、同行和读者座谈提意见;作品最终出版前修改了8遍。中国出版协会原副主席海飞认为,这本书是“慢写作、精出版”的代表。“有的作家写得太快,结果半部好书很多,一整部好书太少。”海飞说,作家们要敢于“慢下来”,不要为了经济效益而放松对品质的要求。

bbin真人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近日推出了我国第一部以蛟龙号深潜器为主题的儿童文学作品《深蓝色的七千米》,青年作者于潇湉用了整整1年的时间深入位于青岛的国家深海基地采访,与相关科研人员深入交流,搜集研究了蛟龙号的所有纪录片、资料,在此基础上才动笔写作。

“培养和发现人才是当务之急。”李学谦说,只有新人不断涌现,我国童书出版才能具备充足的发展后劲。

近年来,各大出版社纷纷设立童书奖,通过作品征集评比活动来吸引更多童书作者。在儿童文学作家左昡看来,在各出版社争抢名家的环境下,相关奖项的设立不仅仅是对儿童文学作家的鼓舞,而且能够召唤那些潜在的写作者,壮大创作队伍。

举措

严管书号,绩效考核向原创倾斜

在各方努力下,童书出版过多过滥的问题有所缓解。据统计,2017年新版童书品种比2016年减少了2588种,降低10.2%;重印少儿图书增加了1390种,达到2万种,增长7.6%,结构调整初显成效。2017年,《没头脑和不高兴》《狼王梦》《草房子》《米小圈上学记》等18种少儿图书当年累计印数均达到或超过100万册,较2016年增加13种。

据分析,在严格管理书号等措施的调控下,去年和今年的童书新品种有可能继续下降。利用有限的书号资源深耕细作,原创作品的成长空间将更大。

白冰表示,为了扶持原创,接力出版社在绩效考核办法上向原创倾斜,即使原创作品印数少、周期长,没有达到平均利润率,也要按照平均利润率给编辑奖励,“就是要鼓励编辑们甘坐冷板凳,精雕细刻做原创。”

bbin真人 “创新是活力的源头,我们必须把原创力和原创资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李学谦说:“我们也呼吁国家加大对原创少儿出版的支持力度。”

bbin真人 李昕认为,政府对于原创绘本的扶持应该更加开放,对民营出版机构和国有出版社要一视同仁,“大家都在为中国的原创而努力,在评奖、政策扶持、资金扶持上应该坚持相同标准。”她说。

“提倡原创不是不要引进版童书,不能走向极端。引进版童书对于原创起到了很大的借鉴作用。我们的孩子要培养起全球视野,就必须和世界同步阅读。”白冰提醒。